Skip navigation

上禮拜五做完最後一次化療,礙於周三的回診,等到昨晚才回台南。最近晚起,以至於每晚凌晨一兩點睡,卻要花個半小時以上才能入眠。躺著神遊,突然想寫點什麼。突然發現,我過去寫網誌好像常是為了別人而寫,怪不得每次都撐不久。最近常這樣,猛然想通一些卡很久的事。

今天中午在家吃火雞肉便當(舅媽買的,一輩子獨立慣了現在受人照料好不習慣),陽台的門打開,一個人靜靜的吃便當。沒有電視的喧嘩,只有電冰箱低沉的嗡嗡聲,跟城市巷子裡該有的聲音。風很涼,電風扇都省了。

Advertisements